湖南省老干诗协全体会员同志们:大家好!神州欢送金鸡鸣岁去,百姓喜迎玉犬旺福来。值此新年来临之际,我谨代表协会理事会并以我个人名义向你们及家人拜年,衷心祝大家:春节快乐,阖家欢乐,身心喜乐,幸福享乐!朱梅生会长恭贺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协会期刊 > 老年诗词

老年诗词笫二期---文

时间:2014年12月31日 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【字体:
有關《釵頭鳳》之說
作者  袁培根
近年讀網上多首《釵頭鳳》,多次想說說下面這些話。
《釵頭鳳》,據《欽定詞譜》所載,正名為《擷芳詞》,別名有:折紅英、清商怨、惜分釵、釵頭鳳、玉瓏璁。
《欽定詞譜》(據清康熙五十四年內府刻本影印,中國書店1983年3月第一版)第693頁載:古今詞話云,政和間,京師妓之姥,曾嫁伶官,常入內教舞,傳禁中擷芳詞以教其妓,人皆愛其聲,又愛其詞,類唐人所作,張尚書帥成都,蜀中傳此詞,競唱之,卻于前段下添憶憶憶三字,後段下添得得得三字,又名摘紅英,殊失其義,不知禁中有擷芳園,故名擷芳詞也。
龍榆生先生《唐宋詞格律》一書,以《釵頭鳳》為《擷芳詞》之正名,其又名亦只載《折紅英》一個,個人認為是不夠嚴謹的。
網上同好們填此詞牌,多有用兩個上去聲韻部遞換者,皆謬也。
查《欽定詞譜》,該詞牌共錄五體,分別是:
無名氏一體,雙調54字,前後段各7句6仄韻,用韻是前段上去聲換入聲,後段同前段押法,韻與前段同部。
史達祖一體,雙調58字,前後段各9句7仄韻1疊韻,用韻押法與無名氏同。
呂渭老一體,雙調58字,前後段各9句3仄韻4平韻1疊韻,用韻押法與前二體異,前段上去聲韻換平韻,後段同前段押法,韻與前段同部。
程垓一體,雙調60字,前後段各10句7仄韻2疊韻,用韻是前段上去聲換入聲,後段同前段押法,韻與前段同部。
唐氏(即為唐婉)一體,雙調60字,前後段各10句3仄韻4平韻2疊韻,用韻是前段入聲換平聲,後段同前段押法,韻與前段同部。
唐婉、陸遊唱和之二首《釵頭鳳》,自古以來就是詞壇一段佳話。陸游用的也是程垓體。
此外,很多人誤以為《釵頭鳳》只能發淒清之調,龍榆生先生也說“聲情淒緊”,其實未必,史達祖的就並非哀訴。其詞下片“鶯聲晚,簫聲短,落花不許春拘管。新相識,休相失,翠陌吹衣,畫樓橫笛。得。得。”,落花不許春拘管,翠陌吹衣,畫樓橫笛,輕鬆活潑躍然紙上。
我曾填過一闋,在此一併發出,得讀者諸君一哂足矣。
《釵頭鳳  秋日閒遊》:
層巒夐,筇相引,俊游抬步千尋頂。攀山嶽,嬉田陌。幾番酬唱,幾番歡酌。樂。樂。樂。    天風勁,松濤應,水雲深處悠閒詠。霜楓薄,南飛鶴。鷗盟雖訂,嫋塵難落。約。約。約。
網上同好們,填該詞牌的,多為60字,部分人能按程垓體或唐婉體來用韻。但也有很多是錯誤的用兩個上去聲韻部遞換。這也許是誤讀了龍榆生先生《唐宋詞格律》對該詞譜用韻“兩部遞換”的說明,以為只要是兩個不同的仄聲韻部就行了。我曾在網絡某論壇,針對網上同好們填此詞牌,多有用兩個上去聲韻部遞換這種現象,指出過應該是上去聲換入聲或入聲換平聲,也在QQ群裏與人討論過此事,一般都能認同我的看法,未聽到反對的意見。
特作此小文,供那些至今還在填《釵頭鳳》時用兩個上去聲韻部遞換者參考。
 
解读韩愈的<<题张十一旅舍>>
作者  陈礼恒
这三首诗见于<<全唐诗>>卷三百四十三,清同治<<临武县志>卷41作<<题张十一署官舍三首>>,而同书卷36又作《旅舍》。这里所说的“旅舍”,亦即官舍。从韩的“终日思归”和张的“恋阙思乡日抵年”两句看,韩愈本来就是将官舍当作暂时寄身之处,因而“官舍”亦即“旅舍”。这诗应是韩、张两人并辔南来,到达临武县衙时作,因为此后两人只期宿于九泽水的欹眠馆中一次,后遇赦赴郴时,两人并未同行。
一、榴花
五月榴花照眼明,枝间时见子初成。
可怜此地无车马,颠倒青苔落绛英。
在现在通行的<<千家诗>>(王相注)中署名为朱熹作,很多学校教材也采用这一说法。其实王相的<<千家诗>>来源于宋朝刘克庄注的<<分门纂类唐宋时贤千家诗选>>,而刘本却是署名韩愈。朱熹曾有《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》,也是把这首诗为韩愈作。这就有可能王相把朱熹“校”当成朱熹“作”了。
第一句点明花开时间。用“照眼明”三字描绘出榴花火红夺目的颜色和光彩。第二句写果实。“时见”、“初成”写出了繁花和嫰果互相映衬的象。这两句是写景,但这景绚烂多姿是通过人的感觉,从侧面烘托出来的。
颠倒:意即横七竖八。
青苔:绿色的苔藓。
绎英:红色的石榴花瓣。
第三句一转,花开在这偏僻的地方,再美也无人赏识,在寂寞中自开自落,遍地落红有谁怜。 诗用“红花”与“嫩果”,“绛英”与“苍苔”互相映衬,给了读者以色彩靚丽的美好感觉,成了千百年来被人们广为传诵的好诗。
二、井
贾谊宅中今始见,葛洪山下昔曾窥。
寒泉百尺空看影,正是行人渴死时。
这口井也叫贾公井,在官舍后,现临武县迎宾馆西卢家村内。相传是一位姓贾的医师在这经过,见一路人渴倒在此,奄奄一息,于是用随身携带的药锄掘地得水,救了这个路人,后人于是在这里深挖成井。这井一年四季都是满的,清凉且带甘甜。
贾谊:西汉政论家、文学家。
葛洪:晋代人,好神仙朮。又精医学,也有过挖地得水的传说。
三、葡萄
新茎未遍犹半枯,高架支离倒复扶。
若欲满盘堆马乳,莫辞添竹引龙须。
前二句写舍中的葡萄树经过人们的细心培育,在这万物生长的春夏之交,新的枝叶正在开始生长,但尚未完全复苏,还有近一半的茎条是干枯的。正在有人为其搭起了高高的架子,又将垂下的枝条扶上葡萄架上,让新芽可以纵横攀沿。目睹如此细心料理、帮扶的情况,诗人心中自然又产生无限感慨
支离:指葡萄枝条杂乱攀络的形状。
后两句是希望种葡萄的人能多加培育,添竹扩架,引好枝蔓,让它们得到更坚实的支撑和充足的阳光,结出丰硕的果实。这也说明人才是要细心培养,认真帮扶的。
马乳:葡萄的一种。
龙须:指葡萄藤蔓。
这三首诗,从表靣上看,写的是三件互不相干的事物,偶然拼凑在一起。其实是一组很完美的组诗,它表达了作者内心起伏跌宕的三部曲。第一首是“哀”,哀其不幸。那么美丽,那么照眼明的石榴花,却开在这偏僻的山野,无人欣赏。诗人在这里用了“可怜”二字,一声叹息,暗喻自己和张署满腹经纶,却被贬谪在这穷乡僻壤中,投闲置散,受到冷落。接下来一句,用“颠倒”二字带出苍苔上落英遍地,而惋惜统治者不识人才,糟遢人才。
第二首是“怨”,由哀而生怨,作者一开始就把贾谊推出来,暗喻自己的身世也如贾太傅,怀才不遇,一生不得志。来说明天下英才尽有,只是统治者不识才,不用才,就像那百尺寒泉,白白地倒映着婆娑树影,不能起到解渴救人的作用。有清泉而让人渴死,有治囯齐天下的才,而不能施展其能和抱负,瓠瓜徒悬,井渫莫食,一腔愤懑怨恨之情,尽在诗中。
第三首是“望”,“茎枯架倒望扶持”(吴鲸《韩张亭》),哀也好,怨也好,都不能解决问题,只有转而把希望寄托于有识之士和上级。希望他们能像种葡萄的人那样“高架支离倒复扶”,进而能“莫辞添竹引龙须”,出于公心,出于对人才的爱惜,向皇帝老倌说点好话。
 
伸正义、鞭腐恶
——我的散曲习作之路

作者  杨德健
退休前我对散曲一无所知。年轻时爱看书,古典的、现代的都看。曾经读过一本《元人小令》,是我最早接触散曲。不过只是囫囹吞枣,没有留下多少印象。
退休后,两本书、一位学者把带引进了曲苑:一本是1999年岳麓书社出版的周成村著《散曲漫谈》;一本是2005年吕荣健著《无争斋散曲集》。这两本书引发了我对散曲的浓厚兴趣。不过,兴趣归兴趣,还是不知道从那里下笔。有幸又遇上了一位曲坛高手:在张茂云老师门下学习填曲。现在能写几支小令,首先感谢这三位领路人。
进了散曲门,成了曲社人。近几年写了200首左右的曲子,有小令、带过曲、散套。大部分公开发表过。
我写散曲没有禁区,政治的、经济的、科技的、人文的、山水的、贺寿的、喜庆的、悼亡的、唱和的、体育的……都写。有赞美正义、高洁、刚直、耿介、清廉的;也有鞭笞贪腐、狡猾、奸诈、阴险、邪恶的。不过水平都一般,重在练笔。
2014年底,湖南省老干部诗词协会编印了一本《十叟吟》,收录了十位80岁以上老会员的诗词,我忝列其中。这本书发放的范围比较广,收录我的全是散曲。反馈信息显示,读者对散曲兴趣较浓;说明散曲还是有群众基础的。不是我写得好。可能是三方面的原因:
一、唐诗、宋词比元曲的影响大,人们平时读诗词比较多,而接触散曲则相对要少。任何事物接触多了,都会出现“视觉疲劳”;换个口味,就有点新鲜感;
二、散曲是俗文学,痛快淋漓,一针见血,语言浅显,用典不多,勿需花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解读、猜测、分析、推断;
三、我写的散曲许多涉及社会热点,容易引起读者的共鸣。
比如奥巴马2009年1月20日就任美国总统,同年十月,他在白宫的屁股还没有坐稳,诺贝尔和平奖就送上了门,马屁拍的太露骨,当即写了一支带过曲:
【南吕•骂玉郎带感皇恩带采茶歌】:
“奥巴马得了和平奖,喜煞了怡春院里鸨儿娘。战争狂人竟得和平奖,青楼娼妇当立贞节坊。这世道果然变了样,诺贝尔奖还有多少含金量?  初登基冠冕堂皇,却原来又是虎狼。居心叵测售军火,会见达赖裂西藏。增兵东南亚,横行太平洋,只搅得这世界沸沸扬扬。论劣迹应当授纳粹大勋章。    列祖列宗贯称王,满腹黑心肠,莫把鸩鸟当凤凰。对美国休存幻想,针锋相对才是炎黄好几郎。”
当我读到一篇《当代“最具影响力”的十大卖官书记》的报道后。感触极深,对十个卖官书记各写了一支小令。举两例如下:
【双调•沉醉东风】创记录的卖官书记陈兆丰:
人说俺水平低下,卖乌纱咱比谁差?不是我王婆卖瓜,全都是明码标价。明知道、卖官帽罪比天大,怎奈我、见钱财两眼难眨,叹今世、只得把这牢底坐塌。
【中吕•山坡羊】最独裁的卖官书记杨毓培:
一方独大,老子谁怕!乌纱抛售我开价。臭乌鸦,烂鱼虾,送钱就是千里马。党纪党风算个啥?提,我当家;调,我安插。
我写负面题材上手较快。为什么呢?散曲从产生到繁荣的整个历史,就是社会矛盾尖锐的写照。它畅所欲言,讥时弹政,幽默尖刻,无所顾忌,打浑骂俏,情趣幽远,无名氏的《醉太平》可以说是揭露元代官场黑暗腐败的代表作之一:“夺泥燕口,削铁针头。刮金佛面细搜求。无中觅有。鹌鹑嗉里寻豌豆,鹭鸶腿上劈精肉,蚊子腹内刳脂油。亏老先生下手!”
散曲在元代之前就有了,却盛行于元代,这是有道理的。蒙古人入主中原后,政治黑暗、统治残暴、专横野蛮,给汉人以非常不公平的待遇;知识分子前途渺茫,则与青楼女子厮混一起,写曲卖唱,发泄不满,切入对社会腐败的批判。
我为什么写了那么多的反腐散曲?一是对传统的继承;二是对国事的关心。
纵观中国的历史,没有那一个励精图治、政治清明的王朝是被推翻的。所有改朝换代,都是由于统治阶级内部腐败、横征暴敛、鱼肉百姓的结果。杜牧的《阿房宫赋》把这个问题说得最清楚了:“灭六国者,六国也,非秦也;族秦者,秦也,非天下也。”
农民起义政权的得而复失,也多源于此。李自成的大顺王朝、洪秀全的太平天国就是例证。
所以毛泽东、刘少奇、周恩来、朱德等凯旋移居北京时,就说是“进京赶考的”,并且希望考试能及格,不作李自成。直到1959年11月12日毛泽东在杭州会议上还忧心忡忡地说:在中国历史上,老子打下的江山被儿子断送掉的,例子很多嘛!我们的党将来会不会变质?杜勒斯的预言会不会在不久的哪一天在中国实现?仗我们是不怕打的,帝国主义要想‘和平演变’我们这一代人也难;可下一代、再下一代就不好讲了。中国人讲‘君子之泽,五世而斩’,英国人说:‘爵位不传三代;’到我们的第三代、第四代人身上,情形又会是个什么样子啊?我不想哪一天,在中国的大地上再出现人剥削人的现象,再出现资本家、企业主、雇工、妓女和吸食鸦片烟;如果那样,许多烈士的血就白流了……。”这是对全党特别是党的高级干部敲起的警钟。
历史证明,他们对党的前途的担忧不是多余的。在中国文字史上,“党”字本是贬义词,如结党营私、党同伐异、朋党之争,党锢之祸……;先人在造字的时候,以“尚”“ 黑”合成“党”字,即“党”崇尚黑。现在港澳台以及海外华人世界还是这么写。解放后,我们改 “尚”“儿”为“党”:党是人民的儿子,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。“党”由贬义词变为褒义词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前,的确如此。党的各级领导以身作则、励精图治、政治清明、勤政廉洁,在群众中树立起党的光辉形象。那个年代,所谓贪赃枉法、卖官鬻爵、行贿受贿、卷款外逃、玩女人、养二奶、公款大吃大喝……,可说绝无仅有。
可是,近二三十年来,党内一些高官、中官、芝麻官“五毒俱全”,早就不是人民的儿子,沦落为民族的败类,国家的罪人,社会的渣滓。广西玉林地委(后改市)前后四任书记、河南省交通厅前后四任厅长“你方贪罢我登场,”“前仆后继”、“你追我赶”,一个比一个贪,要钱不要命,堪称“典范”。
另据中纪委、监察部通报,已查出的90%以上贪官都与情色有染,不少贪官就是情妇揭露出来的。
腐败的主要危险在高层。《资治通鉴》中李世民的一段话说得很经典:“君,源也;臣,流也。浊其源而求其流之清,不可得也。”就是说,上游把水搅混了,却要求下游的河水清澈,这是办不到的。我认为基层腐败只是肌肤之痛,而高层腐败则是 膏肓之疾。中国当前的腐败,罪在高层。上行下效, 梁不正下梁歪。如果高层正气凛然,基层岂敢胡作非为!
眼下中国这么多高官被“糖衣炮弹”击中,有他们自身的原因;而更深层的原因则是滋生了铸就腐败土壤:国家的民主、法制不健全,正确地信仰、信念的缺失,组织、司法腐败,高层领导不能以身示范等长期积累的结果。要根除腐败,最紧要的是要铲除滋生腐败的温床。否则按下葫芦浮起了瓢,今天抓一百个贪官,明天还会滋生一千个。前天抓了陈希同,昨天冒出陈良宇,今天又揭出薄熙来。明天还会不会有比这三个政治局委员更高的贪官露脸呢?谁敢说“不”!
作为育德育人、警示社会的散曲,属于人文教育范畴。人文教育最为重要的是要求人们建立崇高的理想和信仰。有信仰就有正确的人生观、价值观、道德观,就有底线、就能自律;知道哪些事能干、该干;哪些事不能干、不该干。有了信仰,为了党和人民的利益抛头颅、洒热血在所不辞;没有信仰,只要有利可图,什么损人利已、丧天害理事都干得出。
二十多年来,中国社会缺失的就是信仰。它是如何缺失的呢?
蒙昧时代人们敬重神鬼,东汉以后崇拜儒学。中共建党后,信仰马列。党的七大到文革时期,奉行毛泽东思想。
文革中破“四旧”鬼神不能信了;批孔,儒学不能信了;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毛泽东被请下“神坛”。还信什么呢?没有了,精神领域出现了真空。于是信神的、信鬼的、信孔的、信马的、信毛的都改信“钱”;上上下下一门心思“向钱看”。结果 “一部分人先富起来”了。可是,先富起来的是些什么人呢?有资料披露:截至2009年3月底,内地私人拥有财产超过1亿元的3220人,其中2932人是高干子女,军队高层的腐败更是惊人。这些“先富起来”的人,并没有带领贫困人群走共同富裕的道路;而是裹挟不义之财移民欧美、卷款外逃,人数之多、金额之大,触目惊心。社会两极分化、贫富悬殊、对立情绪严重、不安定的因素增多。《圣经•新约》第二十五章中说的:“凡有的,还要加给他叫他多余;没有的,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”。 老子在《道德经》认为这就是因为“人道”违反“天道”的结果。他说:“天之道,其犹张弓欤?高者抑之,下者举之。有余者损之,不足者补之。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。人之道则不然,损不足以奉有余”。天道是取高补低;而人道则是富的越富,穷的越穷。人道总是违背天道,所以社会就不能安定。
腐败不除,党的执政地位、国家的长治久安、人民的安居乐业、社会的安定和谐,全是空话。
所以我写了一些反腐的散曲。严格地说,不是我要写,而是社会提供了太多这方面的信息,触动人的灵感,迫使人不得不写。
可喜的是,党的十八大后,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下决心“拍苍蝇”、“打老虎”、动真格、来实的,只问清浊,不论权势,辑拿贪官,整顿吏治,提倡节俭、反对浪费,注民生于首位,倡民主于行动,泛起的沉渣被压了下去,奢靡的恶习成过街老鼠。“老虎”打到了政治局,据说已突破“反腐不进常委”的陈规。诸多举措,得民心、顺民意、解民怨、消民愁。正气伸张,邪风收敛,党员叫好,群众称快。全国人民在实现中国梦、振兴中华的奋斗中,看到了国家的前途与希望。只要全党全国人民,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,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、中国小康之梦的实现,将指日可待!

 
网友评论
 以下是对 [老年诗词2014年笫二期(二)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| 诗词文学网| 中华诗词网| 中国诗词楹联协会 | 中华诗词学会 | 中国作家网| 省作协| 长沙老干诗词协会 | 党建网| 湖南省文化厅| 中国国家图书馆| 中国文联| 中国新闻出版社| 新华网| 中国诗词协会| 老干部之家诗词协会| 四川作家网| 辽河诗词| 秦皇岛诗协| 无锡市诗协| 杭州老干诗协| 云南省老干部诗词协会| 云南省老干诗协 | 广东省老干部大学